三只小星星 / 待分類 / 假裝很努力,是年輕人的典型幼稚病

   

假裝很努力,是年輕人的典型幼稚病

2018-07-20  三只小星星

    導讀:成熟的人從失敗中總結出原因,幼稚的人卻習慣把責任推卸給世界。

    正文

    ??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槽值(ID:caozhi163)

    以前看《打工仔買房記》時,總感覺男主角武誠治在上司那里受盡刁難。

    上司派他去買便當,做雜務,武誠治受不了領導的刁難選擇了辭職,變成了一個家里蹲。

    武城治在家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,父親多次要他交生活費,他也拿不出錢,賭氣地躲在房間里不出來。

    他認為,自己每天跑腿這么辛苦,已經足夠努力了,之所以沒有獲得成功,是因為沒有人挖掘自己。

    “試圖掩蓋自己的愚蠢和懶惰,比愚蠢和懶惰本身更糟?!?/strong>

    毛姆在《人生的枷鎖》里說過:

    “年輕人知道自己是不幸的,因為他們腦子里充滿了灌輸給他們的種種不切實際的幻想。他們一旦同現實接觸,總是碰得頭破血流?!?/strong>

    成熟的人從失敗中總結出原因,幼稚的人卻習慣把責任推卸給世界。

    失敗者最常用感言就是“我都這么努力了,為什么還不行?”

    你不是努力,只是看起來很努力而已。

    我們身邊總是不乏這樣的人,每天都能看到他們在朋友圈花式秀努力:昨天是加班到十二點的公司外景,今天是七月份長長的書單,明天是一本嶄新的單詞本,后天是健身房里揮汗如雨的身影。

    他們的存在時刻激勵著你,好像自己是朋友圈里最不上進的那個人。

    可是朋友圈一片烈火烹油奮斗景象的背后往往是這個樣子:

    • 加班到半夜是因為白天一直刷手機,從不按時完成任務;

    • 列的每月書單,在書店促銷時一次性買回來,卻只是拍照發個微博;

    • 每次一曬完單詞本,就扔開英語書去回復朋友圈里的點贊和評論;

    • 為了鞭策自己多讀書買個kindle,用了三天就放著積灰;

    • 看到別人的馬甲線心生羨慕,下了全套鄭多燕,買了一個瑜伽墊,過了一年還是嶄新的……

    這可能是很大一部分年輕人最普遍的痛苦:“為什么我已經這么努力了,還是不行?”

    可能他們沒有意識到,他們眼里的努力,只是在感動自己罷了。

    間歇性躊躇滿志,持續性混吃等死是最常見的頑疾。

    讀過一篇雞湯,就感覺自己斗志昂揚,轉發到朋友圈,就感覺在自我鞭策。

    最可怕的莫過于你明明什么都沒做,卻沉醉在努力的自我感動中。

    朋友圈的打卡會給你留下一個自己已經努力過的幻象,這個幻象成本極低,點贊和反饋卻能預支成功的快感,然后忘記實實在在的努力。

    有過這樣一個社會心理學實驗:

    兩組人分別重復無意義的組裝工作一小時,一組給予一美元的報酬,另一組則可以獲得五十美元。同時,實驗員告訴受試者,拜托你對下一個進來的人說我們這份工作很有趣。

    事后考察受試者態度時發現,同樣的工作,拿到一美元報酬的成員普遍比拿到五十美元的人更愉快。

    根據實驗員解釋,當你重復一份無聊的工作卻不得不告訴其它人這份工作很有趣時,內心會出現情緒上的不協調。

    五十美元的高工資可以讓被試者說服自己“我是為了錢才說謊”,但一美元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,被試者潛意識里就會自我說服,相信這份工作真的很有趣。

    事實上沒有真正努力的人,反而大部分是因為無法被自己的實際成就說服,才轉而向表面的贊賞尋求自我安慰。

    最不求上進的人莫過于最庸常的普通人:

    • 總是不安于現狀又沒勇氣改變,做著無效的勞動卻自我麻痹已經盡力;

    • 懷揣著奮斗夢想的心,卻沒有踐行夢想的命;

    • 習慣于把 “想做”當成“在做”,把“在做”當成“做到”;

    • 刷著手機想通過別人的生活尋求激勵,關上手機仍然該干嘛干嘛去。

    沒有行動的規劃和無效的努力,就像集體里的癌細胞,難以剝離卻危害致命。

    曾看過一篇調查報道《在三和玩游戲的人們》。

    三和作為深圳市最大的人力資源市場,每天都在吸引許多低技能勞動群體加入其中。他們中的許多人不想工作,用自己的身份證貸款套現,從而得以以極低的生活成本終日混跡于網吧,每天唯一的事情就是打游戲。

    沒有身份證明、身負巨額債務、與家人斷絕聯系,是三和勞動力最顯眼的標簽。

    在采訪三和短工們時,幾乎所有人都默認網吧不會是自己永遠的歸宿,也不同程度地表達過出去闖蕩的意愿。

    聽他們在網吧談論今后的生計:攢夠錢了就找一份靠譜的工作,和幾個合伙人做做生意,但這一步始終沒有邁出去過。

    沒有學歷,交際能力也不行;想學技術,不愿意下功夫;找了幾份工作,要么老板看不上他,要么他看不上老板。

    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三和的大通鋪上,一閉眼又過了一天。

    三和有許多這樣的短工:打一天工玩一天游戲,在網吧困了就睡

    滿腔熱血,一鼓作氣,再而衰三而竭。

    楊絳先生說過,

    你的問題在于書讀得不多而想得太多,過度規劃未來、過度思考人生就是病,得治。

    既不看手里的牌,也不看腳下的路,那不是展望未來,而是胡思亂想。

    無效規劃是如此,無效努力也是一樣,在日劇《寬松世代又如何》里,“無效努力”文化尤其繁盛。

    劇中的日本員工,每天早出晚歸西裝筆挺,其實卻都是在公司里磨洋工,做著很多沒有效率的工作。

    他們不愿意嘗試更新現有的工作方法,習慣于開無意義的會議,做重復低效的資料整理并視之為努力。

    在劇中僵死的日本企業文化中,有一條非常重要,就是不管你干得好不好,一直在干的就是好人。

    在他們眼中,成長于80年代的年輕人是沒有紀律、沒有規則意識、沒有協作性的 “寬松世代”。

    主角坂間正和是一名成長于“寬松世代”的青年,平時不愛加班,周六周日也從來沒補過課。面對上一代為加班而加班,從小補課補到大的情況,版間正和顯得截然不同。

    而習慣了機械勞動的長輩們,卻倚借資歷,指責主角這代人正在把日本社會嚴謹規律的氛圍毀掉。

    不愿意改變是另一種懶惰。

    遵循守舊的人習慣于回避變化,才會向外界營造出一副我很努力很勞累的景象,他們的目標是消耗掉上班的時間,而不是完成上班的任務。

    可是目標不應該是一個不踮腳就能摘到的蘋果。

    萬科的員工手冊上有一個“以終為始”的目標管理法則:

    “以自己為起點,根據自己的能力去制定計劃,多半達不到目標,以終為始,是根據目標制定計劃,逼迫自己去執行?!?/strong>

    簡單地說,決定目標的不是你的起點,是你最終要達到的地方。

    以終為始,是把看似不能完成的目標進行逐步拆解,從而保證你走的每一步都是在相對正確的方向上。

    職場沒有功勞簿,只看成績單。

    長大以后,我們會不約而同地發現身邊的大多數人進入了一條統一的賽道:努力工作,努力賺錢,努力生活。

    所有的不快樂好像都來源于沒錢,再也沒有不知所起的少年心緒,一切傷春悲秋、自怨自艾,無價值則無意義。

    你知道,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,公司一樣算你遲到。

    成人世界和少年世界的界碑不在18歲的零點,在于情緒控制。

    負面情緒影響專注,而在工作上保持專注的能力是稀缺資源。

    當你在成人世界打拼時,最好想清楚你為別人帶來了什么價值,別人對你又有什么需要:

    是需要你的心事,還是你的效率?

    微博上曾經有一個熱門話題:我覺得自己是最____的人。

    在熱門回復一大片“窮”、“懶”、“喪”、“好人”之類調侃的形容詞中,有一個回復觸動了我:普通。

    是啊,我不會是最好的那一個,也不會是最差的那一個,長大后不再相信自己頭頂主角光環能逢兇化吉,不再自我感動能在臨危之際力挽狂瀾,不再幻想每一個撕過的高富帥最后都能反過來愛上自己。

    成長的重要標志之一是承認自己的普通。

    《生化危機:終章》

    人生是一碗毒雞湯,小時候總以為自己只要用心就能出人頭地,長大了才發現光是維持常人水平就已經拼盡全力。

    可仍然有太多自命不凡的年輕人,享受表揚和追捧,卻無法忍受一點點冷落和打擊。

    一次討論職場話題時,有讀者在后臺分享了他的故事:

    二十多歲,在某公司市場部工作,和同事一起做一個活動?,F場的桶裝水喝完了,比我資深的男同事說:去把水換一下。

    我怏怏不樂地換了,但是整個活動下半程,拉了個臉,心里郁悶極了,狀態游離。心里想的都是:憑什么你來指揮我?憑什么要我去換水?你也是男的,你干嘛不換?!

    領導觀察到了我的情緒,也耐心開導我,我表面應承了,心里其實并不太服氣。

    十多年過去了,那件事我卻一直還記得:記得自己曾經那么愛面子,那么脆弱,那么…被動。 現在,我已經被同事尊稱為X老師了,卻還常主動說:換水記得叫我,就當免費健身了。 

    馬云在一次回答高校學生提問時,被問及最大的優點是什么,他的回答既不是勤奮也不是努力,而是樂觀。

    去年三月他在一次演講中做出了解釋:

    “我發現那些總是樂觀的人,他們總是看到更光明的未來,他們甚至不會抱怨。

    因為當人們抱怨的時候,他們正在失去機會,并且被抱怨遮擋了思想。機會何時出現?機會在別人抱怨的時候出現?!?/p>

    剛入職場的年輕人,常常把面子看得比天大,一言不合就情緒不佳,說到底還是沒底氣。

    “人的一切痛苦,本質上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?!?/strong>

    畢竟有些東西,你還沒有掙到,才會固執地想要堅守;當已經有了,也就不在意失去。

    因為你自信自己還能掙回來。

    把痛苦等價于財富,本身就是年輕人的幼稚病。

    陳虻對年輕的柴靜說過:“痛苦是財富,這話是扯淡。姑娘,痛苦就是痛苦,對痛苦的思考才是財富?!?/p>

    同樣地,耕耘就有收獲,這話是扯淡。耕耘就是耕耘,有效的耕耘才會帶來收獲。

    你要知道,努力不是通關的進度條,而是下一環節的入場券。在人生的游戲中,有目標地前行,有選擇地堅持,有效率地打拼,才能多一分成功的可能。

    就像于宙在《我們這一代人的困惑》里寫過的那樣:

    “一個人在年輕的時候,做的每一件事情,能清楚地區分其中隨機性所占的比例,并在正確的方向上做出努力,在我看來就是最寶貴的財富?!?/strong>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河北快3开奖号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