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嘉珉 / 說文論道 / 陳嘉珉:鄧名先生自由詩集《煮雪》讀后(...

   

陳嘉珉:鄧名先生自由詩集《煮雪》讀后(己)

2020-08-04  陳嘉珉

(原載鄧名著《一詩一吟》,上海三聯書店2020年6月第1版)

己  返者道動(體)

鄧名先生新詩《如來如去》恰好二百,每行字數最少四字,最多十字,按詩行排列,空白空間很大;為減少空白,這里不按分行、而按分節格式,再重排如下:

你慧眼微啟/空山新雨/大地如封似閉。/青草長,蔦飛息,/秋水連天,般若神奇。/如來如去

你朱唇輕開/法雨翠滴/菩提漫天歡喜。/山清靜,水禪定,/慈悲如輪,朗照寰宇。/如來如去

你拈花一笑/乾坤位移/眾生不離不棄。/心直指,字不立,/涅槃妙義,圓融如意。/如來如去

你寂然默立/色空須彌/虛含萬物同體。/波生滅,云卷舒,/上天下地,天人合一。/如來如去

你我真含一如/明珠俱足/脫落云淡風輕。/一顆心在紅塵,/一顆心在凈空。/一蓮綻放,/一葉飄零。/如來如去

“返”的過程和“體”的角度看,在《如來如去》五節詩中,從“慧眼微啟”到“真含一如”的過程展現,智慧啟示的程序非常微妙自然,這就是筆者讀后詩所說“下筆萬慮呈高境,詩外法爾如是殊”,所呈現的言外意境太殊勝了。

“空山新雨”后的“慧眼微啟”,到“色空須彌”的“寂然默立”,每一節詩的隱喻內涵都在層層推進,最后達至“明珠俱足”的“真含一如”這個太極道門,便戛然而止,可謂精妙絕倫。

佛經在兩千年前剛翻譯到中土時,對道家的“自然”一詞非常欽佩,但又不愿借用,于是就自造了一個比“自然”更確切精妙、經文味道十足的詞——法爾如是。道家的“自然”僅是自然而已,佛家的“法爾如是”不僅重視自然,而且強調人為活動必須效法和返回自然。

有人說,人生的最高境界是返回、融入自然。鄧名先生的《何以為詩》也說,修行不僅是要跟隨自然規律,而且要從自然規律中尋到要竅,抽絲剝繭、覓出自由,從而獲得自在的人生。可是你了解自然嗎?比如你每天上班,走過公園門口走了二十年,可是公園門前有幾個樹種、幾棵大樹,你知道嗎?人永遠在人群構成的社會中折騰,已經久違了自然,忘卻了自然。只有“慧眼微啟”者,才會發現“空山新雨,大地如封似閉”的自然,才會自然記住“青草長,蔦飛息,秋水連天”的自然。

禪宗古大德說,“青青翠竹盡是法身,郁郁黃花無非般若、“溪聲是廣長舌,山色豈非清凈身、“山河及大地,全露法王身。大自然把天地間一切真理、一切真相都告訴我們了,用孔子《論語》的話講,就是“吾無隱乎爾”,這就是“般若神奇”??!

“慧眼微啟”很關鍵,可以說是關鍵中的關鍵,是開章明義的關鍵,這是非怒非喜、非苦非樂的狀態,即《心經》所講不生不滅,不垢不凈,不增不減”的狀態,亦是作者不如相忘》一詩所寫“一念不起,一塵不落”的狀態。試想,當你懷著怒氣沖沖或喜氣洋洋的老陽心態走過公園門口,你會留意那里有幾個樹種、幾棵大樹嗎?唯有“慧眼微啟”的妙觀察,才會發現自然的“般若神奇”。這般“微啟”的“慧眼”,正是作者《佛光巖誦》詩中所說“半睜半閉,一葉盡秋”的慧眼。這是該詩第一節的自然發現,也是第一層的“如來如去”,是看山是山、看水是水的原始“如來如去”。

從第一節六根的“慧眼微啟”,到第二節六根的“朱唇輕開”,智慧啟迪再進一層,返回初心和道體大跨一步?!胺ㄓ辍北扔鞣鸱?,“菩提”是梵文Bodhi的音譯,意覺悟、智慧。認識和融入自然,實現人天合一,這是緣起眼根而開悟的觀自在菩薩;那么到達舌根,只須“朱唇輕開”的法布施,便自然“法雨翠滴,菩提漫天歡喜”了。因此這里的“法雨”也是“法語”,是如及時雨一般的布施法語。大自然改變沒有呢?沒有啊,依然是慧眼中“山清靜,水禪定”的自然。然而在于人,善根發起了,因此“慈悲如輪,朗照寰宇”。這是第二節的人為作用,也是第二層的“如來如去”。

返回、到達六根的身根,便要付諸行動了。中道如法、自在如來的智慧行為,并非無為,亦非大為,輕輕“拈花一笑”足矣。法力表現輕微,亦能使“乾坤位移”,然而慈悲入懷,“眾生不離不棄”?!靶闹敝?,字不立”,是無邊法力的第一義;因為一落言詮,便是第二義,所以要“心直指,字不立”。言行融入第一義,便是“圓融如意”的“涅槃妙義”。這是第三節詩所講的行為作用,也是第三層的“如來如去”。

第二節、第三節詩的“如來如去”,是看山不是山、看水不是水的“如來如去”,因為都是講人的言行作用和有為功德。這個用,是用在了“反者道之動”的正道上,是尋道通體、大返征程必不可少的大用。

什么都說了,什么都做了,然而更高的境界是“寂然默立”,這也是老子的無為境界,在此,道、佛是相通的。在這個境界非色非空,同時亦色亦空,而且“色空須彌”到了極點,如此方能“虛含萬物同體”。大自然依舊“波生滅,云卷舒”,因為返回成功,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,“上天下地,天人合一”了。這是第四節的境界,也是更高一層第四層的“如來如去”,即看山還是山、看水還是水的“如來如去”。

然而“寂然默立”并非人生追求的極致,只是認知的最高境界,而不是回頭做功夫,再造出、入不離的大自在、大如來。有人出離世間,深山涅槃,高廟布道,瞧不起世間人,把世間人視為沒有覺悟的塵世凡夫。然而其吃喝日用,卻要依靠世間人的勞作提供。世間人離開他非山非水的高談闊論,依然會活得很好;然而他離開世間人的勞作三天,卻只有死路一條。所以這種修行尚未抵達成就的終點,依然還在路上,甚至可以說是半途而廢。所以“寂然默立”是極高境界,但還不是人生修為的最高境界。

最高的人生境界是修行覺悟之后不舍眾生、不住涅槃,還要回過頭去做世間功夫,正如六祖惠能大師的《壇經》所說:“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,離世覓菩提,恰如求兔角。佛法永遠在世間,因此修行得道了還要返回世間,要做世間功夫來感悟佛法、覺悟自己;離開世間去尋求覺悟成佛的法門,那是在兔子身上找羊角,徒勞無益,白費功夫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河北快3开奖号走势图